海湾留步网 >> 全球 > 最后的声音:成思危反驳国际金融活动阴谋论

最后的声音:成思危反驳国际金融活动阴谋论

时间:2019-07-12 来源:海湾留步网 浏览:4954次

这本书,我认为是作者思考的结果,我赞赏和鼓励这种探索,也希望更多的有志之士关心我国的金融改革,而且要从战略上来探讨这一问题。我相信,只要我们按照十八届三中全会的决定,稳步推进我国的金融改革,就一定能使我国的金融在国际上有越来越多的发言权,以及越来越强的地位。

加纳被誉为“可可之乡”,是仅次于科特迪瓦的全球第二大可可出口国。可可是加纳最重要的经济作物,可可出口也是加纳财政收入的重要来源。

我一贯主张,研究金融问题一定要有战略观点,其中最重要的就是战略目标的确定,所以要求战略目标的制定者要动态地掌握和分析各方的情况,并对未来的趋势做出短期、中期和长期的预测;设想几种可能的场景;然后通过在电脑上的仔细推演,真正确定合适的战略目标。最后,再根据战略目标制定出保证战略目标实现的各种措施和有关的策略。因此,战略目标的确定是所有研究问题中首要决定的问题,如果目标一错,满盘皆输。这就是管理大师德鲁克所说的:“做对的事情比把事情做对更重要”,也就是说如果你的目标不对,那么你就算后面的战略措施和策略贯彻实施得很好,最后也达不到应有的效果,甚至造成严重损失。

会议通过了经各代表团差额预选产生的十九届中央委员会委员、候补委员和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委员候选人名单(草案),决定将名单提交各代表团酝酿。

2015年5月21日,在《人民日报》第7版刊载了一篇全国人大常委会原副委员长成思危的署名文章《研究金融问题需有战略观》,引发了广泛的关注。文章认为,一些人在金融领域的国际合作上主张“阴谋论”,与实际情况不符。成思危指出,金融安全既不能麻痹大意,也不能草木皆兵,而金融改革更不可错失良机。

《金融国策论》一书宣告了全新的政治金融学的问世,明确揭示了金融与国家的关系,将金融与国家、金融与战略、金融与政治的关系抽丝剥茧地解析出来,同时从国家治理的角度提出全新的中国金融体系构建。该书首次提出了金融安全与坚实国家价值基础的关系,并解构为金融与国家安全的六大维度,同时对实现金融改革的六大平衡,摆正金融公平的六大误区,无不切中要害。

下一步,证监会将会同有关方面扎实推进审核注册、市场组织、技术准备等方面工作,落实好设立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改革。(中新经纬APP)

意见明确,将符合条件的边远艰苦地区乡村学校教师纳入当地政府住房保障体系,加快边远艰苦地区乡村教师周转宿舍建设。

此后,刘天旭与郑万进频繁走动,两人关系渐渐熟络起来。郑万进见时机成熟,便试探刘天旭:“福东村村民林新建想开赌场,到时会给您‘保护费’,我也能抽点‘油水’,帮忙关照一下吧。”郑万进知道刘天旭有顾忌,又将前任所长辜国奇收取“保护费”的情况告知。听郑万进这么讲,刘天旭依旧不放心地交代道:“你叫他将赌场开设的时间、地点提前告诉我,要征得我同意才行。”

另一个例子是,近年来,关于金融改革的顺序问题存在着许多不同的意见,众说纷纭,莫衷一是。实际上,金融改革的步骤只是一个策略性问题,而它必须要围绕战略目标来进行安排,如果没有战略目标而只是谈改革顺序的话,那么不同的部门就可能从不同的立场出发,“各拿一把号,各吹各的调”,强调他们自身的重要性,而忽视了全局的优化。所以在改革顺序问题上,首先要确定战略目标。我在2014年出版的《人民币国际化之路》中明确指出,我国金融改革的战略目标就是实现人民币国际化,这一目标实际上已经提出多年,但是在推进的时候,总是遇到各种阻力,这就说明虽然提出了目标,仍然没有把各方面的力量汇聚在一起,制定出保证战略目标实现的措施和策略。

可面对记者,这位佼佼者却说:“我虽然全部目标都打中了,但和平时训练相比,发挥并不完美,还有好几处遗憾,我现在得好好总结总结!”

在这里我仅想举两个例子来说明我的观点。一个是关于金融安全的问题。在金融安全问题上,一直存在着各种争论。我在2003年就讲过,金融安全是经济安全的核心,我们既要防止麻木不仁,丧失警惕;也要防止神经过敏,草木皆兵。在金融安全问题上,有的人主张抗击“阴谋论”。实际上,如果把抗击“阴谋论”作为保障金融安全的战略目标,那就大错特错了。把所有的国际金融活动都当成是阴谋,本身就不符合当前国际金融的实际情况。有些人把国际金融活动比成你死我活的战争,甚至拿“共济会”这种无稽的传言来吓唬一般的老百姓,这并不是真正的在对抗“阴谋论”,而是在利用“阴谋论”来阻碍改革;当然也有一些人可能是真的担心我们会中了外国人的阴谋,但是主张“阴谋论”的人多数还是有各种动机的:比如维持现有利益,反对进一步改革开放等;不管他们的动机如何,这种以抗击“阴谋论”为战略目标起码存在两个重大问题。第一,我们要真正提高抗击“阴谋论”的能力,就必须要提高自己的金融实力和金融的国际竞争力,如果做不到这一点,我们实际上是处于被动挨打的地位,也无法抵挡国际金融活动的进入。第二,现在国际金融既有斗争又有合作,并不是你死我活的零和游戏,这次亚投行的成功筹办,有57个意向创始成员国参与,就充分说明了这一点。只要有利可图,国际金融界会采取合作的办法。可以预料,随着亚投行的发展壮大,美国和日本也不可能忽视它的存在。所以我们要善于利用国际金融形势的变化来争取最大的利益,而不是把所有的国际金融活动拒之门外。正确的战略目标应当是鼓励提高我们自身的金融实力,进一步深化和推进金融系统的改革,提高我们的国际竞争力,并且在国际竞争中提高我们的话语权和我们在国际金融中的地位。这才是正确的战略目标。

“我们走进村落,帮助村里做城市创新规划,设计村落地图,绘制道路指示系统。从理论到实际运用,很锻炼我们。”陈隆昌说,“我很喜欢集美。这里很有人情味,当地的嘉庚文化深深地吸引了我。”

当下,放眼全球,金融已是国际竞争的焦点所在。而本文事实上也正是成思危先生阅读了新书《金融国策论》后亲笔写下的感受和看法,并被收录为该书的序言。

从上面多个经济体的历史数据来看,日本市场的持续下跌是孤例。迄今为止,日本创造了发达国家地价下跌22年的最长记录,也是房地产市场泡沫破裂后长达十年依然未能恢复的唯一个案。在快速城市化阶段,尚无房价持续下跌的先例。在城镇化率达到60%之前,名义房价很少出现超过2年的连续调整,且房价累计跌幅一般不超过10%。

金融改革是一个很复杂的问题,回顾改革开放以来我国金融改革的历程,可以看到从外资并购我国企业,国有商业银行引进外国战略合作伙伴,股权分置改革,中小企业板、创业板的设立,股指期货的开放,到融资融券;每一步都会有反对的声浪、质疑的声音,甚至还有“卖国”的责难,这样就使得我们的金融改革不能顺利地向前推进。在一些人的阻挠之下,有关部门尽管已经提出了改革的措施,但也只能是放一放、等一等、看一看,而不能及时地抓住时机向前推进。这一点教训是我们应该记住的。

图为一月十日,安徽省肥西县环卫工人在“爱心小屋”前喝热水、晒太阳。新华社记者刘军喜摄

以下为成思危先生序言全文。

标签:a
进入论坛 字体设置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工作邮箱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 
Copyright©2006-2019 海湾留步网 mardsoft.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