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徐信息门户网

36氪专访 | 身为第一代VR导演,在商业和美学的缝隙里如何

作者:佚名 2019-11-06 18:57:51

"和黑猫警长一起长大的孩子会比和喜羊羊一起长大的孩子快乐。"

一个神秘的黑色皮包存放在银行,银行保安有坏想法,打电话给老朋友看并偷走了它。他们手里拿着钱包在地下室跑步。最后,英雄设法突破重围,杀死了他的朋友。

他把车开出了隧道,但它撞上了意想不到的恐怖景象。一部孤独的电梯在他面前打开了。他怀疑地走进去,发现电梯没有向上按钮,只有向下按钮。电梯停下来,他被固定在座位上。几个人向他走来。他们脖子上没有头和电视机。他的恶行显示在屏幕上。直到这个人在电视上看到一起车祸,他才意识到自己是在隧道里躲避警车时死亡的。现在他在地狱里。电影结束时,那个人的头上有一条尖锐的拉链拉着。他抬头看见一条拉链拉在他的头上。

这部名为《黑包》的作品是年轻导演邵青的第二部vr电影作品,也使他第二次获得威尼斯电影节提名。

“黑色包”海报

邵青是一个刚刚成为父亲的年轻导演。2016年,他和两个朋友创办了上海汤唯影视传播有限公司,公司的另外两个成员,一个负责业务合作,另一个负责剧本创作。邵青自己完成了70%到80%的工作。

《黑袋》是一部12分钟的虚拟现实电影,情节完整。邵青花了近两年的时间从构思到与管理层沟通,再到后期制作。与2017年威尼斯电影节提名的他的上一部电影《窗户》相比,它有更强的故事和影响力。

邵青的处女作《窗户》主要讲述了弱势群体的故事。戴上虚拟现实眼镜,你会看到一个小男孩在梦幻仙境中漫游。他穿过一条狭窄的走廊,看到了巨大的鲸鱼。他呆在一个壮观的图书馆里,直到他到达一个安静的荒野。

“窗户”的碎片

这部作品只有6分钟长,情节很少,但其精美的画面和独特的创意仍然使其成为入围2017年威尼斯电影节主要单元的四部中国vr作品之一。

在过去的两年里,威尼斯电影节的评选标准明显变得更加严格。《黑袋》是今年中国大陆唯一一部获得提名的虚拟现实电影。不幸的是,2017年和2019年,中国虚拟现实电影都只是停留在提名阶段,没有获得最终奖项。

当邵青准备做“窗口”时,市场对虚拟现实的态度已经走出了狂热。他非常清楚这项工作暂时不会有利润。事实证明确实如此。“我们现在的票房份额很小,与投资不成比例。”

2017年,邵青计划的盈利模式是让虚拟现实电影像传统电影一样登陆影院,并拆分票房。观众购买虚拟影院的门票,接受像3d眼镜这样的高端头像,然后在体验结束后归还设备。也就是说,“通过短期租赁获得电影观看体验。”

然而,这种模式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虚拟影院的数量和整个市场消费习惯的培养。两年后,即使是在北上官深等一线城市,合格的虚拟现实影院数量也非常少。此外,大量粗制设备和内容影响了消费者对虚拟现实的印象,这让邵青感到遗憾。

“许多人认为虚拟现实是一种类似于游乐园的体验,把高纬度、未来和下一代的东西变得很低。”邵青说。对于创作者来说,软件和硬件都不够成熟。“有人说5g可以带来虚拟现实,但5g只是一个小好处。为了虚拟现实的真正发展,动画捕捉的成本应该降低,头部显示设备的尺寸应该减小,以及诸如播放器编码、解压缩、传输等各种问题。应该解决。因此,这个市场至少需要3到5年才能成熟。”

在这个不成熟的市场,用不成熟的工具制作内容是一项艰难的工作。还有。在制作“橱窗”和“黑色包”时,邵青没有使用行业中常用的引擎——Unity和ue4。“窗口”使用了现实生活中的绿色背景现实生活摄影和cg的结合,而“黑色包”(Black Bag)使用三维制作软件添加手绘元素,两者都相当困难,后者更难。因为没有最合适的工具,他只能一起使用玛雅,3dmax,胡迪尼和其他软件和渲染器,每个都有自己的优势。

“黑包”的碎片

至于为什么不使用游戏引擎,邵青解释说,像unity这样的引擎即使是真实的,也会有cg的感觉。对于虚拟现实电影,“既然我们已经把它描述成一种电影,它应该更像电影而不是卡通或游戏。庞大的电影产业不能指望游戏引擎。”

“我认为,作为第一代尝试虚拟现实电影的人,我们有义务推动审美潮流。”邵青说,就像当年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的老前辈一样,他们试图用水墨、剪纸、手绘、木偶戏等多种形式来创造一个百花齐放的局面。他们不再是现在的情况,而是在二维空间里跟随太阳,在三维空间里跟随好莱坞,跟随他们的软件和过程。这不是一部中国式的好作品。"

邵青正在尝试制作虚拟电影《小河》

尽管事情很难做,钱也很难赚,邵青仍然计划继续制作虚拟现实电影。

“这件事是我的兴趣所在。虚拟现实电影比平面电影更身临其境,是一种更先进的艺术表达方式。”邵青表示,为了最大化沉浸感,黑袋还制作了360度环绕声和8k分辨率。当你戴着虚拟现实眼镜转头时,你从不同方向听到的声音是不同的。

邵青对这种沉浸感的追求最近有了新的发现。“我发现没有虚拟现实头显示器——真人演绎加上全息投影,也可以实现沉浸式的互动舞台游戏。”邵青最近在苏州成立了一家名为“搞笑剧”的公司,并把他的处女作《窗口》改编成音乐剧搬上舞台。

“窗口”音乐海报

今年8月,这部围绕关爱自闭症儿童这一主题创作的音乐剧首次亮相苏州舞台,收视率接近100%。邵青将大部分收入捐给了自闭症协会。这一尝试给他带来了身临其境艺术的新发现,他计划让这部戏剧成为有趣的公司。

接下来,邵青的计划是将“黑袋”变成知识产权。“它可能是一系列独立的故事,如爱情、死亡、机器人,也可能是一部大屏幕电影。但不管怎样,这都需要很多时间和金钱。”

2017年,邵青上海办事处有一张折叠床。现在这张床跟随他来到无锡。作为一个新父亲,他不能一天24小时呆在办公室里,但是这份工作肯定不会给他太多的休息空间。

"我现在每天工作12小时。"他说。

所有的图纸都是邵青自己提供的。

整站最新
© Copyright 2018-2019 mardsoft.com 梁徐信息门户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